腌香椿的味道,在二月的襄阳最是奢侈美好_健康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6-03 04:44   来源:未知   阅读:

湖北襄阳,2月15日,现在刚过立春节气,因疫情严峻天天焖在家里,百无聊赖,偶尔可以听着窗外的鸟鸣,想象一下春天来临的情景。没有什么比春天的到来更让人憧憬,尤其是今年的春天。

春天有太多的新鲜蔬菜,再不会像冬天的老几样,还都反季节的,吃着口感就不是那个味儿。比如香椿,元月初父亲过寿,餐桌上就点了一道香椿炒鸡蛋,香椿芽翠翠的绿,父亲还以为是豆芽,吃到嘴里才知道如今的香椿是这样的。其实作为山东人,香椿最常见的吃法就是腌香椿。

现在腌香椿感觉比较奢侈。以前襄阳人不怎么爱吃,价钱也便宜些。现在都喜欢吃了,十几块钱一斤,尝尝鲜还行,腌咸菜就不划算了。不过有一次例外。也是春天,比现在要晚一些,已经脱去了冬衣,草木已经发芽。那次是随爬山的队伍去南漳县七里山爬山。队伍集合点是六路车站终点站卧龙镇,一行数十人再分别租车行进到山脚下,才开始爬山。

爬山的线路一般都是前人走过的,在哪吃饭修整,都计划好了。记得那次是在一个小山村里,有小溪潺潺流过,很幽静。那天太阳不大,但是几个小时的跋涉,大家都已疲劳不堪。队长宣布,休整一下。靠着树坐下来才审视周边的环境。小村不算富有,都是土坯夯筑的房子,每家门前一个晒场。仔细瞧才发现晒场上有晾晒了刚刚采摘的香椿,再抬头望去,背后靠着的十几米高的树都是香椿树。顿时好羡慕!大家围拢去,“香椿卖吗?”村民很朴实,“想吃就拿点去吃,不值钱。”我哪里肯甘心,拿点也不好意思啊。“买一点,行吗?”村民架不住我们三言两语的要求,最后一句:行!成全了我的愿望。

那一次背了半箩筐回来。虽然爬山很累,再背着这些收获,远路无轻活儿!腿疼了好几天。

背回来的香椿,当晚就摘洗了晾上,第二天就可以腌制了。腌的时候,抓一把香椿顺着放盆里,撒一勺盐,开始揉,这是跟妈妈学的。直到揉得香椿沁出汁水,这时候挡不住的香气满屋都是。揉好的香椿放小坛子里压实,盖好,一周就可以吃了。吃的时候,取一撮切碎,装盘直接吃,或者淋点小磨油,早餐就稀饭,再好不过!

腌香椿给爸妈带了一瓶。妈妈打开尝尝,很香!从妈妈的脸上,我看出了满意。得了妈妈的“真传”,自己也很欣慰。

如今父母年事已高,生活上非常简单,一瓶香椿会让他们想起家乡。

等待疫情过去,香椿树也要发芽了,那香气已然扑鼻而来……

本文作者:秉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