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秦攻益州之战,东晋手足无措,被前秦摁在地上摩擦_人文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8-03 04:53   来源:未知   阅读:

前秦扫除外患,东晋危在旦夕

公元369年,桓温第三次北伐失败,其苦心经营的荆州军由此遭受了重大的打击,而他的声望也因此跌入了谷底,为此他只能以“暗箱操作”的方式来逼迫扬州的各大门阀,而以王彪之、谢安为首的东晋门阀则和桓温展开了巧妙的“周旋”,而东晋朝局也由此混乱不堪。

而另一方面前燕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桓温北伐对于前燕经济上的打击就不说了,而击退桓温的前燕的“英雄”慕容垂在胜利击退桓温之后并未受到前燕朝局的褒奖,反而备受猜忌,也引起了慕容垂的出逃,前燕朝局反而更加混乱。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次北伐的间接参与者前秦苻坚意外的成为了一匹“异军突起的黑马”,在两大帝国都彼此陷入内讧而无暇他顾之际,前秦苻坚在王猛、符融等人的辅佐下开始了强大前秦的基业:

对内,苻坚任用王猛、符融等一干能臣加强中央集权,打击国内的贵族,在全国修学官,加强经济建设,并大力发展儒学,在王猛的治理下前秦可谓是蒸蒸日上。对外,趁着前燕,仇池,东晋内乱之际,苻坚大规模对外用兵,于公元370年灭亡前燕,之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亡仇池,并兵不血刃的征服了河西的吐谷浑等游牧民族。到公元373年,前秦基本上完成了一统北方的基业,到了这一步苻坚也不得不思考接下去该将目标定在哪?是前凉的张天锡还是东晋的梁益之地,综合再三,苻坚最终考虑将目标定在了梁益之地,据“巴蜀之险,形成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态势,而张天锡等人早已经是苟延残喘根本翻不起大浪来,且前凉之地路途过于遥远,根本不利于此时的苻坚进行大规模远征。

而前秦就在紧锣密鼓准备大举进攻梁益的同时,东晋方面在做什么呢?

前秦征益州之战前的东晋

公元347年,桓温灭成汉将割据了四十多年的李氏政权从这个地图上抹去,而益州等地从此又重新归入了东晋的版图。

益州在古时候俗称“天府之国”,蜀汉政权和成汉以一州之地可以和曹魏、东晋相抗衡几十年就已经说明了其战略价值,可是纵观东晋历史你会发现益州在东晋根本没有有效的发挥其战略价值,益州的存在感在一直很低,甚至当前秦兵发益州之时,除了荆州刺史桓豁派出了少量部队救援益州之外便没有音讯了,那么当时的东晋内部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呢?

司马昱、桓温先后去世,荆扬二州无暇他顾可以说,前秦攻东晋之战他时间挑选的很合理,因为就在这一个时期,东晋先后发生了两次大地震,简文帝司马昱和大司马桓温先后去世,而这就让东晋朝廷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真空期”,一时间无暇顾及千里之外的益州。